喝醉后上了陪酒处女 作者:风云天下发布于:2018-12-07 17:18:56浏览量:2135

酒这个东西,到底是好是坏?对于我来说,真的很难分清楚。虽然一般的来说,搞建筑的人都是很能喝的,但是我却从来不沾这个东西,这可能和我的遗传有关吧!   可是,因为那件事情,让我认识了它,也了解了它,是它改变了我的一生,让我重新有了生活的目标。到底是什么事情?往下看就知道了,事情的原末是这样的:   她是我的女朋友,具体的名字,我不能说出来,大家可以叫她小张吧。我们同属一个公司,她是一个比我大6岁的女孩(也可以称之为女人,因为她不是处女),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我和她走到了一起。   她是一个性格开朗,温柔的女孩,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我对她如此着迷。和她在一起我真的很快乐。   但是「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」。在和她一起以前,她曾经对我说过,她的过去。她曾经被一个男人骗过感情,骗过身体,骗过钱财,骗过所有的一切,对于这样一个可以坦诚告知的人,我很感动,很想照顾她,不会再让她被骗了,这是我的内心的想法。但是结果,在她没有被骗的情况下,被骗的人变成了我。   和她大概相处了有一年的时候,忽然从公司里面传出,她和经理有一腿,是经理的姘头。当然大家是不会让我知道的,可是,「空穴来风,必有因」啊。   那个时候,她正在上课,是属于高自考的形式,晚上上学。以前,每天下了课都会及时的回来,可是近来一段时间,她总是晚,要不然就是打电话,说是去她的同学家了。如果没有传出来她和经理有一腿的话,我想我不会太在意的,可是现在不同了,因为每个男人,都无法忍受这个理由。所以,我就偷偷的跟上了她。   果不其然,经过我跟的几天,每天下课后,经理都会去接她,然后陪她一起吃饭,我曾经问过她,但是她不承认,我心里想,如果你们没有什么就算了,我看紧点就好了。   但是那天,我跟踪她的时候,在她刚刚下课的时候,给她打了一个电话,问她:「你什么时候回来啊?」她回答今天不回去了,要去同学家。我的心里,就开始莫名其妙的发慌,紧张,心痛。其实我就在她下学的门口,一个比较背影的地方藏着。   不一会儿,就看见她出来了,东张西望了一下,好像在寻觅什么!好似已经发现我在跟踪她似的。   看见没有什么异常情况,就顺着马路走,到了一个比较小的黑胡同里,上了车。我没有往前紧跟着,怕被发现了。不一会儿,车倒了出来,我一看正是经理的车,不知道她们去哪里,我就赶紧打了个车,跟在后面,后来,发现经理的车一直开到了一个酒店前,然后停完车,经理和她走了出来,并且走出来的时候,经理的右手正抱着她,一起往酒店走去。   看她们说笑的情况,的确和公司的传言一致,我的心里好痛,我好想上去拦住她们,但事实上,我根本无法移动我的脚步。在他们快到酒店门口时,我亲眼看到经理的手放到了她的屁股上,并且拍了一拍,而小张也没有反对,往经理怀里一靠,感觉好亲密。而当时我的心情,想必大家都能够了解。   我现在什么都不能做,只能看着,我站在酒店的门口等她们出来,就这样,我在那里从晚上9:36分一直等到了11:20分,他们都没有出来,这时我彻底明白了,她们在干些什么。   这个时候,我的心里倒是出奇的平静,我拿出手机,给她打了个电话,但是已经关机了,我现在头很晕,不知道该干些什么,在这里等的结果,终究是一样的。我走到路边,一伸手,拦了一辆出租车,上了车说了一句「滚石」!   「滚石」——北京比较有名的迪厅,我曾经来过几次,不过那都是还在朝阳公园那时,等我到了「滚石」的时候,才发现原来「滚石」已经搬到了三里屯。以前来迪厅,我都是和同事或者朋友一起来,他们喝酒我喝饮料,因为他们都知道我不喝酒,所以也不勉强我。   进了「滚石」,这个时候人已经很多了,我找了个地方,要了罐饮料,往那里一坐,心里想着刚才的事情,越想心越痛,不知道她们在干什么呢?是不是两个人正在床上翻来覆去,经理的鸡巴正在小张的小穴里面进进出出?   还是,小张坐在经理的身上,使劲的摇摆着自己的屁股,让经理的鸡巴更能够大大的刺激她的感观?经理的手,是不是放在她的屁股上还是乳房上用力的搓揉?晕!真的不敢再往下想了,头好痛,好晕,心里好痛,好难受。   正当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,走过来一位小姐,问我:「大哥,可以坐一坐吗?能请我喝一杯吗?」我抬头一看,原来是在「滚石」这里上班的一位小姐,看她年纪不但不大,而且好小。看她的年龄好像只有十八九的样子。其实,以前来的时候,同事们都找小姐陪着,但是我从来没有找过,因为那时我的心里面只有小张,找小姐是什么感觉?我真的不知道,但是我很清楚这里的行规,就是小姐陪聊、陪跳、陪喝每个小时是100元,要是想出去过夜的话,公价是1000元。   如果今天,没有发生那个事情的话,我想我也不会,做下来的事情。我算了算兜里的钱,大概还有5000多块钱,这本来是打算给小张买礼物用的,看来现在用不上了。忘了一切吧,今夜让我也为我的青春疯狂一次吧!   我看了看她,请她坐下,问她喝些什么?   她看了看我说:「大哥,心情不好?心情不好就喝点酒,也许会好点的!」「哦?是吗?」没等她说话,我把服务员叫了过来,让他拿过来六瓶啤酒,一共是180元,要是在平常,打死我也不会花这个冤枉钱,但是今天根本就没有那个心疼的感觉。   「大哥,是不是太多了?」   「有吗?呵!你说的对,我今天心情不好,你也不用干什么,陪我喝喝酒,聊聊天就可以,你的钱,我不会少给你的!帮帮忙,找个安静点的地方,我现在只想找个人说说话!」她没有说什么,就带我到了「滚石」里面的表演厅,那里面相对而言比较安静,是个表演的地方,我和她进去后,找了个包间坐下,慢慢的和她聊起来。   原本,我没有喝过酒,而她也没有喝过。这是我们聊天的时候才知道的。但是我们两个不但把6瓶啤酒全喝了,而且又要了4瓶。一点没剩下全都给喝了。在以前,我从来没有这么和一个女孩聊过天,今天,我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,无话不说,就连今天所发生的事情都和她说了,而她,也对我说了很多。   杨梦芸——是她的名字。四川女孩,今年上大一,是从四川考过来的,家里比较困难,父亲现在又病了,还住了医院,她是个很孝顺的女孩,家里的困难她非常清楚,知道自己的爸爸病了,就给家里打电话说,自己在北京挺好的,学习之余还当了家教,而且也在打工,交了一个有钱的男朋友,对她很好,让家里人放心,自己不会耽误学习的,并且每个月都往家里面寄钱。   其实说到这里,我已经很明白了,问了问她是不是休学了,她没有说,只是说:自己没有交男朋友,打工的钱也无法寄到家里让父亲看病,自己来做这个是迫不得已的。   和她聊了这么多,我们都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。不知不觉中,表演已经结束了,这里面的人已经走光了,都到外面去蹦迪了。我和她也喝的晕晕乎乎的,往外走去。   晕晕乎乎中,我和她不知道怎么到了一个房间里面,因为我和她都喝多了,到了那里我们就躺在了床上。   而她更加不胜酒力,自己在做些什么根本就不知道,只见她闭着双眼,慢慢的把衣服解开,开始在我的面前脱起了衣服。   不一会儿,她的身上就剩下一个乳罩和一块遮羞的白色三角裤了。可能她真的没有喝过酒,竟然在我这么一个陌生的男人面前不但脱光了衣服,而且还打开了双腿。她下面黑色的阴部已经透过了白色的内裤,并且有那么稀稀的几根阴毛从内裤的两边跑了出来。   看起来是如此的诱惑!   其实,我喝的也不少,但是我毕竟是个男人,相对而言要比她好的多了。我不是个色狼,更不是个对小女孩乱来的畜生,但是我毕竟是个正常的男人,而且我也不比她大多少,看到这种情景,我实在是无法控制我的反应,因为,我胯下的鸡巴已经硬了起来,鸡巴变大了,龟头顶在裤子上,生疼的很。好像它已经看见了它久违的小妹妹。看着她,我不自觉的把手放到了鸡巴上,隔着裤子轻轻抚弄着,眼睛里看着躺在床上的她,已经把乳罩脱了下来,约束在胸罩里面的乳房一下子,跳了出来,给我的内心一个重重的打击。   和她聊了那么久,我很同情她,甚至已经把她当成了朋友,如果你没有这样的话,我想我们会做个很好的朋友,但是你脱成这样,加上我今天的心情很差,我对不起你了,我需要发泄,不然,我会给憋死,会疯掉的。对于你的事情,我一定会帮助你的。   想到这里,我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三下五除二,把自己身上的衣服给脱了个精光。一下子扑到了她的身上,就这样她还是没有醒来。   我双手抓住她36D的奶子,用力的揉了起来。   「嗯……嗯!……」在我揉她乳房的时候,她是有感觉的,但是就是没有睁开眼。   我一边揉,一边把她右面的奶头含到了嘴里,不一会儿,红色的奶头就立了起来,而且好大,看来她是属于非常敏感的那种女人了。慢慢的,我的手往下滑了下去,转眼就到了她的阴部,我把手放在她那隆起来的肉包上,轻轻的抚弄,中指顺着她的阴部中间那条缝隙往下滑,不一会儿就感觉到,那里已经湿了,因为已经从白色内裤上反应出来了,在白色的内裤上留下了一条湿湿的痕迹。   我无法控制我的手,猛的把手从她的腹部,穿过她的内裤,直接放到了她的小穴上,抚摸起来,那里已经好湿了,我把手放到她的阴蒂上,轻轻揉起来,不一会儿她的那个小豆豆,就变得和我的鸡巴一样硬了起来。而她的双腿也在不自觉的张开合并,张开又合并。   看到她的反应,我心里想,你还真的好敏感啊!这时候,我的头脑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道德了,我把手拿了出来,双手放到她的屁股下面,抓住她的内裤便往下拉,她似乎有感觉,就是闭上两腿,不让我脱,可是我现在正在欲火中烧,不管她怎么样,我还是把她的内裤给扒下来了。这是她的身上已经一无所有了,整个阴部暴露在我的眼前。粉红色的,像处女一样。   「嗯……哼……嗯……」不知道她怎么了,感觉像是在哭,又像是在哽咽,还像在笑,反正表情很复杂,可是我现在哪里能顾得了那么多,我上了床,把她的双腿分开,右手握住自己的鸡巴,向她的小穴顶去。   鸡巴顶在她的小穴上,本想一下子操进去,可是就是弄不进去,她那里还是很干,没有办法,只有拿龟头在她的阴唇上蹭来蹭去,慢慢的她的淫水多了起来,我再也控制不住,把龟头顶住她的小穴口,慢慢的插了进去。   「他妈的,怎么这么紧啊,淫水明明已经很多了?晕!」我暗自骂道。我又稍稍的用了一点力量终于把龟头顶了进去。   「不……不!……」一声大叫,她醒了过来。   原来女人都是这样,再如何的醉倒,只有你的东西进入她那里,她还是会马上清醒的。可是我无法控制我自己了,如果现在让我退出,还不如杀了我。   「你在干什么?啊……疼……你快出来……你下来……疼啊!」她哭着,用双手捶打着我的胸膛。   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了,我双手紧紧的箍住她的腰,臀部一用力,鸡巴又插进去点,顶在了一个软软的东西上,我心里咯噔一下子,心想:「妈妈的,不会是处女吧?」因为我的女朋友不是处女,所以我根本就不知道处女膜到底是什么东西?   「不要啊……不要……好疼……疼啊……!」   我在想,进去吗?这个时候我竟然还在考虑这个问题?晕!   转念一想,不会的,在「滚石」里面当小姐的,哪里还有是处女的,再说我现在已经进去了,要是能够再控制住,我还是男人吗?明知道她还在疼,明知道眼泪已经从她的眼泪流了出来,可是这时我怜香惜玉的念头一点也不存在了,臀部一用力,鸡巴整个操了进去。   「啊……疼……!」说完,她就昏了过去。   我晕!怎么会这样呢?难不成……   本来想就此罢手的,可是就算是处女我已经给破了,我和小张已经不会再有可能了,如果你真的是处女,我就好好的待你。   想到这里,我没有在继续往下想,因为我的鸡巴已经开始不听我的使唤了,一下一下的向她的小穴撞去,慢慢的她在我的撞击下,醒了过来。   「你……啊……你……你流氓……啊……」她流着泪,双手在我的胸口打击着,在我强而有力的撞击下,连说话都无法说顺了,我不知道该对她说些什么,一边干着她,一边想一会儿完事了怎么办啊?我靠!这时候了,我还想它?不管了,先发泄出来再说吧。   也许有可能是心里的不平衡,在我干着她的时候,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想着,经理是不是也在像我一样干着小张,小张在我的胯下,从来就没有叫过,是不是在经理的胯下,就叫个不停呢?他的鸡巴难道比我大吗?操你丫的!我心里的不平衡,导致我没有顾及杨梦芸的感受,不过正是因为这样,杨梦芸的反击越来越弱,慢慢的变成了呻吟,臀部也有节奏的配合起来。   看着她这样的反应,我的头脑从那里转了过来,慢慢的加快速度,冲击她的小穴。而她……「啊……别……别……啊……用力点……啊……使劲……啊……」每当我用力操她一下,她就「啊」一声,听的我真的好兴奋,原来女人叫起来这么诱人啊?也许我好久没有做这事情了,龟头感觉好敏感,好像快要到了。不自觉中,臀部加快了速度,猛烈的向她的小穴撞去。   她好像知道我快要来了,忽然用力一扭屁股,我的鸡巴从她的小穴里面滑了出来,我一愣,只见她,一把把我压了下来,坐到了我的身上,用手扶着鸡巴,慢慢的坐了下去,然后开始在我身上扭动。   也许这样可能更深的刺激到女人的敏感点,不一会儿我就感觉她又来了一次高潮,胸前的双乳在我的眼前跳跃,我控制不住的双手不由的抓住了它们,让它们在我的手掌下变成各种形状。   「啊!」终于听到她今天的第一次喊叫了。不过一声「啊」之后,就累吁吁的趴在了我的胸膛上,喘着粗气,而我却鸡巴硬硬的操在她的小穴里面。   于是我猛的一翻身,把她再次压在了身下,用力的操起了她。不一会儿,我再也控制不住了,一股股阳精终于从马眼里面发射了出来,猛烈的打在了她的花心上,她又大叫的晕了过去。   当我们各自清醒后,相互尴尬的笑了一下,然后我被梦芸推出去洗澡了,等我洗完后,梦芸已经又穿上衣服,然后把衣服递给我让我穿上。   我们没有说什么,等一切就绪后,我向她告别了,当我走出门口的时候,忽然听到她说:「谢谢你,再给我这一次。」说完就关上了门,但是我知道她说的这话不是这个意思!   走出了梦芸住的地方,我才发现这是一个离滚石不是很远的一个小区,也不知道昨天是怎么来的。   出了这个小区后,我的心里忽然放了下来,在她的面前真的不想伤害她,可是当我离开她的时候,她似乎没有那么的重要了。   忽然,我想起了小张,她真的是实在太令我失望了。但是感情的问题有谁能够说的清楚?虽然昨天的那一幕还不停的在我眼前晃悠,但是我宁可相信,那是我做了一场梦。   风驰电掣般,我回到了公司,看见小张正在弄她的资料,她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,看到这里我的心里好难受,可是又不知道怎么问她,越想越窝火,心中的火也越来越大,我赶紧的走了出去,以免控制不住自己。   就这样,小张并不知道我回来了,一天没有见到我,也没有给我打个电话,或者发个信息,看来我在她的心里真的什么也算不上了。在忍受过冲动之后,我发现我自己突然的冷静了下来,似乎看待什么都很清楚了,做什么心里都有所准备了。   天黑的可真早啊!我回到了宿舍,坐在床边,静静的等待小张的回来,并思考着一些问题。想办法问出来,她到底是什么想法?   我和她住的很近,不一会儿我就从窗子看见她回来了,缕缕自己的心绪,我向她的宿舍走了过去。   推门进去后,她回头看了我一眼,说:「哪儿玩去了?连班都不上了?爽了吧?」本来我刚缕好自己的心情,让她这么一说,把我内心的火一下就勾起来了。   「谁说我没上班啊?只是你没有看见我而已。」「哦?是吗?我看你一点也不累啊?」她说话的口气真的是让我无法再忍受了。   「是啊,没错。累死我多好啊,你就可以爽了是吧?」她听到我说的话,端着洗手盆走了过来,说:「你什么意思啊?什么叫你死了,我就爽了?」「你昨天上哪里了?」   在我问她这句话的时候,我紧紧的盯着她,果然在我问她这句话的时候,她的脸色突然的变了一下。   「没……没和你说吗?我去同学家了,她老公今天不回来,让我陪她去,你干什么总是问我这个?你是不是不相信我啊?」也许她没有办法说出来,但是她的表情却出卖了她,她丝毫没有悔改意思。我的火一下就上来了,本来马上就要发作出来,但是突然考虑到周围都是宿舍,这要是传出去,你不要脸,我还要脸呢?   平静一下自己的心情,感觉平稳后,我抬头对她说:「小张,我对你如何?你心里明白,可是你不能玩弄我的感情,你昨天下了课,和咱们经理去了『五洲大酒店』,从几点就进去了?我在外面等了你几个小时!你们都没有出来,你的朋友的家是酒店吗?」当我说到这里的时候,她慌张的把手上的盆子给掉在了地上,看着我要说什么,但是我没有给她张嘴的机会,我接着说道:「你说我不相信你,要怎么才能相信你?不是我跟踪你,而是你现在的表现和我们刚相处的时候,截然不同了,你做了什么事情,我也不多说,不过你真的令我好失望,好了,想必昨天你也累了一晚上,白天又上了一天班,好好休息吧!我走了!」说完,我站起身,推开她,大步的走出她的宿舍,留下她自己呆呆的在那里发愣。   当我说出这些话时,我的心里轻松了许多,我知道我刚才根本就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,她一定会找我的,所以就把手机给关了,走出宿舍区,找了个小饭馆坐下。   人不是不喝酒,我也是。虽然我不能喝,但是有的时候你喝了酒,就会暂时忘掉一切的,我现在就是,我现在就想忘掉一切,哪怕是醒来仍然记得,我也要喝。   心里有事情的时候,酒很容易多喝的,而且会很能喝。不知道我喝了多久,只知道在我回去的时候,已经是深夜12点多了。我躺在床上就睡了过去。   也许是我喝多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让尿给我憋醒了,不得不起来去了一次厕所,排泄出去后,让风吹了一下,感觉头清醒了很多,星星也不少嘛?我自嘲了一下。回到宿舍想看看几点了,才发现手机关了,便把手机打开了,不一会儿就来了十多条短信息。都是小张给我发的。   虽然我已经知道她将会说什么了,但还是控制不住把她发的信息看了一遍,和我想像的差不多。唉!我不想去想,可是躺在床上又由不得我不去想,想着想着,我想到了梦芸,不知道她怎么样了?我做出了那样的事情,不知道她现在在干些什么,是不是和我一样,还是又去了滚石,还是在睡觉,还是……正当我还在想的时候,手机响了,我看了一眼原来是小张打过来的,我猜她一定是把信息回复开开了,不然我怎么刚开手机,她就打了过来,我在想是接还是不接,却控制不住自己的手,接了她的电话。   「你去哪里了?」   「我哪里也没有去,就在宿舍呢!」   「我想和你谈谈好吗?」   「你想说什么就说吧,我听着呢!」   「可以来我的屋里吗?我想和你好好的聊聊。」我思索了一下,答应了她。我想知道她到底会说什么?不一会儿来到了她的宿舍,一推门,门是开着的,我走了进去,她把台灯打开,我看着她,知道她哭了好久,因为她的眼睛都已经红肿了。   「我想我应该和你说件事情。」   「你说吧,我听着呢!」我回答道。   等她说完了,我才知道,原来她和经理早就好上了,是在她第一次被人骗了之后的事情,看来我还是第三个她的男人。她知道经理是有家室的人,但是经理在那个时候帮了很多的忙,不由得心里面很感激经理,终于在一次吃饭后,和她一起去玩,发生了那件事情,但是自从遇到了我,她真的爱上我了,但是有些时候她自己也无法控制自己,既然我什么都知道了,她向我保证一定不会再有了,希望我能够原谅她。   说真的,我真的好爱她,如果她真的可以做到,我想我会原谅她的,但是我是一个男人,我……当我正在犹豫的时候,她似乎看了出来,一把把我拉到床上,抱住我,说:「你相信我,我真不会了。」听着耳边的轻声细语,我的心开始摇动了,不由得把手放到她的背后抱住了她。似乎感到我的心在变化,她把手放到了我的胯下,用手抚摸着我的鸡巴,我也不由得硬了起来。   「你想要吗?不要嫌弃我好吗?我真的好爱你!」当时,我不知道是自己的报复心理还是因为我的欲望存在,不由得把她抱在怀里,她很激动的用手抚弄着我,我也一样摸着她,不一会儿,我们便赤身裸体了。她抓住我的鸡巴,一下把我压到在床上,正当我要把她压到在身下时,忽然感觉我的鸡巴进入了一个温暖的地方,原来她已经把我的鸡巴给吃进了嘴里面。   和她相处时间不短了,做爱的次数也不少了,但是像这样的时候,是从来都没有过的,鸡巴在她的嘴里面含来含去,让我更加的变大变硬了,快要控制不住了,她的下面在我的手抚弄下,也变的湿淋淋的了,我无法在控制住自己,一下把她拉了起来,然后压到身下,把鸡巴对准她的小穴,一下子猛的插了进去。   「嗯……慢点……!」   我当时的心里真的存在一些报复的想法,根本就没有考虑她的感受,把鸡巴一次又一次的狠狠的操了进去。   「啊……啊……你慢点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慢点……!」终于,我第一次听到她在我的身下叫了出来,我想是不是她同样在经理的鸡巴操动下,也这么叫,我操你妈的!我不再考虑其他的了,就知道自己猛烈的攻击她。   「好……爽……啊……好舒……服……啊,在……用力点……啊……啊!」「爽不爽,我干……干的你爽不爽啊?」   「爽……你干的我好爽……啊……啊……!」   「喜欢我操你吗?」   「喜欢……啊……我……啊……喜欢……啊……喜欢你……操……操我……啊……!」「告诉我,我和他比谁操的你更舒服!」   「别……啊……别问我……啊……好吗?」   我猛的一用力操了一下,接着问:「说,告诉我。到底谁操的你更舒服!」「你,是你……啊……你比他操的……啊……舒服!」「我操死你这个骚货!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背着我去和别人干……」「我……不敢了……啊……在也……啊……不敢了,你……饶了我吧……不行了……我……!」我这时候,正在紧要关头上,我也明白她的意思是不要了,但是我不能够停下来。   「好了……啊……我……我……啊……我的高潮……来了……啊!!!」只见她一声尖叫,身体一阵不由得颤抖,身体内的深处流出一股热流浇在我的龟头上,我的龟头一麻,再也控制不住,用力的操了几下,一股股的阳精从马眼喷射了出来,直接打到她的深处。身子一软,压到在她身上,和她睡了过去。   也许一次的做爱,就可以让一个男人原谅她。我可能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这一次的做爱,我就真的原谅了她,虽然心里看见经理和她心里很不是滋味,但是为了尊重她的建议,让她跟着把这个工程干完,就辞职不干了。并且也向我保证了,再也不会背叛我了。我真的就这么的相信她了。   五一到了,她要回老家。她的老家在河北,因为7天的假期,加上赶上周六日,有了将近10天的假期,所以她决定回家。我也欣然同意了。

暂无回复
提示:[注册] / [登入] 之后才能回复。
回复:楼主
交流圈